高长虹的欧洲岁月

作者: www.eses21.cn 分类: 大学英语作文 发布时间: 2019-08-15 21:00

《东方历史评论》微信公号:ohistory

高长虹的欧洲岁月

青年时期的高长虹

        1929年底,“狂飙运动”解体,高长虹在失意之余,决定放弃文学,另寻新路。1930年2月东渡日本,1931年11月转赴欧洲,目的地德国。此后6年多时间,在德、法、荷兰、瑞士等国来去,1938年3月归国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长虹到欧洲,很自然让人想起阎宗临,两人在北平时曾经亲如兄弟,现在同在欧洲,一定会设法相聚。高长虹的外甥言行(阎继经)为此作过查访:

        我曾到太原的山西大学访问阎宗临的夫人梁佩云教授,她1933年到瑞士看望丈夫时,曾听阎先生说起过长虹,长虹从德国到瑞士来找阎宗临,是让阎宗临帮助他治病。阎宗临是在法国勤工俭学好几年,攒了钱之后到瑞士读大学的。这位曾得到过长虹帮助的“小弟弟”,当然是极力照顾长虹。他为他治好了病,并劝他留在瑞士读书,他可以提供学费。长虹没有同意,他的志趣已不在读书上了,他又回了德国。

        (言行《一生落寞,一生辉煌——高长虹评传》)

        高长虹第一件事要治病,可能是旅途艰辛引起。两位好朋友离别六年,他乡重逢,少不了秉烛达旦,互诉别后经历。这时离阎宗临拜访罗曼·罗兰的1929年12月不远,谈话不会遗漏这件大事。高长虹后来在1940年6月的《不说谎话》里记载了一个谈话细节:

        我初到欧洲的时候,一个青年朋友很高兴地告诉我说,罗曼·罗兰有一次对他讲,欧洲的报纸没有一家不说谎话的。罗曼·罗兰连报纸都不让说假话,他对自己的态度,更是可想而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曾经与罗曼·罗兰对谈的“青年朋友”,非阎宗临莫属。阎宗临也不会不把奥尔迦别墅的地址告诉自己的好朋友。高长虹在1938年6月的《高尔基和他的金言》里留下了回响,“罗曼·罗兰,我同他只是通信的认确”。“认确”两字有点费解,“通信”却是清楚了然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要发现高长虹写给罗曼·罗兰的书信,还要费点工夫。罗曼·罗兰档案收藏在法国国家图馆手稿部,临时目录没有姓“高”的人名,无论Gao, Gau,Kao, Koo都没有。在笔者最初抄录的资料中,有一个名叫Tchang Hung的档案。里面只有两封短信,以英文书写,没有任何写信人的自我介绍。按老规矩音译,Tchang可能姓张或章或蒋,Hung名洪或鸿或弘等等。然而所有排列和组合只得出陌生的名字。转向罗曼·罗兰日记求解,同样没有只字涉及。由于书信内容看来无关宏旨,于是搁至最后才处理。等到真正开始翻译信文,逐字重读,却发现第二封信的署名不是Tchang Hung,而是Changhung,中间没有分隔,这时才醒悟这可能是一个双汉字人名,不带姓氏,“长虹”两个字就此出现在脑海中。这个迟来的顿悟不仅弄清楚写信人的身份,而且经过扩展搜索后,找到高长虹欧洲时期六篇外文作品的佚文,分属法、英、德三种语言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长虹的欧洲经历在很长时间里几近空白,至今尚未厘清,笔者尝试以这些最新海外资料,结合近年发现的中文文献,重组他在欧洲的六年多经历。最可靠的文献是高长虹本人同期及稍后的文章,基本上集中在中央编译出版社《高长虹全集》第四卷,包括2008年重新发现的1938年出版的文集《政治的新生》,以及高长虹回国后的报刊佚文,字里行间隐藏着主要的线索。其他可靠的旁证不多,只有同时代的两篇留学生通讯,以及多年后一些当事人的回忆文章断片,尽管零碎,却也提供了一些生动的细节和线索。

1.柏林“德友”(1931—1933)

        高长虹在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离开日本,在渡海途中写过一首诗《在南洋的海上》,日期1931年11月:

        天盼,

        水睛,

        太阳,美的完成者——

        无滴的盈溢,

        不坠的纯熟,

        内的踊,

        被光和圆平。


站长推荐:看短篇故事 ,上911故事网,网址:www.911gushi.com!


  • 上一篇:<<考研后悔事件排行 别再踩坑了行吗
  • 下一篇:大学英语写作:我如何克服学习英语时遇到的困难>>

  • 你可能还喜欢:

    ·刘文:挫折是写作者的养料(08-15)
    ·武汉高校英语面试培训班哪家好(08-12)
    ·gogokid携手凯叔讲故事打造儿童故事盛宴(08-12)
    ·澳门大学内地事务主任汪淇解读内地招生(08-12)
    ·正能量教师:郑州市第十一中学英语学科(08-11)